笔趣阁 > 大明1617 > 第六百零九章 银币

第六百零九章 银币

作者:淡墨青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52bq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要知道,现在辽西那边朝廷新练了二十个营的新兵,加上原有人马驻军已经超过十万人,还有大量的文武官吏和几十万的难民要安置,还要修宁远到山海关诸堡,这么多事做下来,一个月的开销也只是三十多万两,就算这样,也是朝廷费了极大的力气,加大了商税和关税的收入,加征辽饷,开源节源上窜下跳,连东江镇的军饷都不能核发,原本的九边诸镇,除了辽镇军饷不曾拖欠外,西部的这几个军镇都在拖欠军饷,大同镇这里已经三个月不曾发饷,那些靠军饷吃饭的边兵已经快要衣食无着,而他们还不知道,这样的情形只是开始,到崇祯年间甚至有半年多不曾发饷,边兵只能卖妻卖儿,忍耐不住的就和农民军一道起义,成为义军中的主力,最终葬送了这个他们曾经保卫过的王朝。

    到了此时,不管是军司中人,还是原本商行中人,或是原本的商会中人,又或是纯粹的和裕升军人才隐隐明白,为什么张瀚能做出这么大的事业而朝廷不行,仅就现在的开销花费朝廷就是绝对负担不起的,因为人们都明白,现在的开销还只是开始,往下去还有对北虏的战事,不把鞑子彻底打服就不可能把吞下去的消化掉,往下去招募新军,练兵,装备武器,铠甲,战马,还有日常军饷,训练,战事时的开销,修筑军堡,大量驻军军人,还有大量的火器,还有配合的民夫等等,半年之后,北边的开销恐怕倍增都不止。

    加上南边,这一北一南,算是两根绞索,把田季堂勒的快喘不出气来,他的表情当然好不到哪去。

    “大人,化冰了。”

    张世雄策马在前,先抵达高堤之上,向身后高声叫着。

    看着东西河被挖填为南北河,张世雄的神色也是十分复杂。

    在他右手侧后不远就是大片的工场区,眼前原本是一条东西朝向的河流,在第一次素囊和布囊率北虏大军抵达李庄,意欲抢掠时,河流和复杂的地形使北虏骑兵进退失措,最终惨败而逃。

    那是一次著名的战事,也是使和裕升完全走进大同所有阶层视野的一次决定性的胜利,打那之后,和裕升才由棋子的身份逐渐转为棋手,最终张瀚落子布局,直至现在搅动各方局面,甚至在草原上已经是决定土默特等蒙古各部生死存亡的强大势力。

    张世雄在那一次战事开打时还在新平堡里读书,和李贵,夏希平,马武等人都在一起,后来他和马武等人先期离开,当兵之后又入军校,再成军官,虽然是短短两三年的事情,自身的感觉却是已经过去很久。

    当时新平堡被围,堡内人心却是十分安稳,张世雄等人心心念念的是李庄的安危和蒙古骑兵主力的南下,后来大胜消息传来,新平堡里一片沸腾,张世雄等人更为激动,到李庄后,第一件事就是来看当日的战场,结果现在再策马到这一片地方时,旧日的痕迹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代之而起的是南北渠,这是一个异常宏伟的工程,说是渠,比一般的河流还要宽阔很多,在水利工程的设计上有很多蓄水和调节流速的工程,哪怕在此时的枯水季节,水位要比平常低很多的情形下,用肉眼也能看的出来渠水的流速很快。

    张瀚等人抵达之后,一个侍从往渠道里扔了一个木片,在众人的眼前,这个木片飞速的流向远方,直到抵达分叉的渠道为止。

    张瀚大为赞道,赞道:“很不错,很好。”

    张瀚感觉十分满意,这条大渠长十一里,是从桑干河里直接引过来的支流,河流的流速很快,足以带动足够的水车和更多的依赖水力的机器。

    从干渠引导支渠是下一步的工程,李庄那里原本依赖的小河已经远远不足带动诸多的机械,各种水力机器很多,引水渠和水车也多,水流不足流速不快已经桎梏了李庄各个工场的发展,等这个南北渠和引流工程完善了,各个工场都会大为受益。

    在场所有人都是点头,李慎明大发感慨的道:“这可真是人力乃至胜天!”

    张瀚哈哈一笑,说道:“遵路兄的口气太大了,我们在上天之下还是蝼蚁啊。”

    “不然。”李慎明正色道:“人有性灵,我们是向来与天争命的,今日这渠就是明证。老天不给饭吃,我们就造这渠出来,文澜,不要说这渠能带动多少机器,我并不着重,我和李二柜还有孔至之他们一样,更看重这渠能滋养浇灌多少田亩,粮食,始终才是最为要紧的!”

    听了李慎明的话,张瀚先是愕然,接着微笑点头,内心很感欣慰。

    他又站在渠头,观看良久。

    在张瀚凌风而看时,在场的所有人都是用仰慕乃至敬畏的眼光看着他,甚至是李慎明和张瀚正牌的岳父常进有,眼光中都是有一点敬畏。

    这里确实如李慎明所说,这是人力对抗老天的明证,虽然相比后世的那些著名的水利工程相差万里,就算比起古代国家级的水利工程也差的远,但放眼在大同乃至山西一带,这百年之下能动员数万人力,花费数十万两白银,历时数月修筑成这干渠这样的事情也就只有这一桩。晋商最擅长积累财富,但鲜少有回报乡里的,有了钱就广筑大院,修地窖藏银,因为多山少田,缺乏田亩和近水良田,大量山西人只能放弃土地成为行商,这原本是有进取精神的好事,不过相比张瀚此时的所行所为,就又是差的远了。

    张瀚本人倒是无所谓,他的经历原本就不可能沦为普通商人的层次,但在外人看来,不论是李庄的工场,灵丘的铁场,穿行各地的马车,还有眼前这宏伟的水渠。这些东西都是非比寻常之物,更是印证了很多人流传的张瀚是所谓“真龙”的传言。

    这里头可能有军情司宣传部门的功劳,但相比宣传,实打实的东西摆在眼前,更是会引发很多人的联想。

    张瀚本人则不会往那方面联想,但他心胸中有足够多的骄傲和自豪。

    不论怎样,哪怕百年之后,就算他和所有的一切都烟消云散,但眼前这道渠定然在,还有绵延数十里的各条支渠,百万亩以上的土地得到浇灌,仅从这一点来说,就已经不枉此生。

    “好了。”张瀚收起复杂的情绪,对着众人笑道:“我们去铸币局,孙初阳怕等急了。”

    孙元化早就等着南北渠西边的铸币局,他身边是王德榜李长年等各工场的大佬,孙元化对这些匠人头子反而是比对张瀚客气的多,远远看到他手舞足蹈的和这些大匠说话,面色十分和悦。

    王德榜等人也不是当年的那些最低等的工匠了,他们追随张瀚最久,从万历四十五年至今一直跟随,众人都被张瀚强迫学习和进步,工场这边的条件又好,不怕耗费,只要是实验有用,花费再多也是在所不惜。

    不管是王德榜改进火铳,或是杨鹤高李长年等人试制马车,锁甲,扎甲,只要是确实需要,银子就是拨下来,加上一直聘请京师等各地的匠人过来补充这边的技术实力,又强迫王德榜等人识字看书,诸如国朝著名的那些制器的书籍这些匠人头目都必须研读,这么多年时间下来,论起真正的本事,王德榜等人在理论上可能还是不如孙元化这种逆天强人,但在实际操作的水平上,孙元化肯定又是差的远了。

    张瀚倒也喜欢眼前的场面,这帮技术人员算是典型的理工呆子,没有过多的繁文缛节,说话简洁,不似到别处视察,总会浪费时间在无谓的事情上。

    “见过大人。”

    王德榜和李长年等人见张瀚过来,各人都只是一抱拳,只是在脸上露出诚挚的笑容。

    相处时间久了,各人都完全理解了张瀚的秉性脾气,不再有无谓的多余礼节。

    张瀚面露微笑,对众人道:“大伙辛苦了。”

    孙元化哼了一声,说道:“张大人既然知道,那就该早些来。”

    众人闻言愕然,早知道这姓孙的为人十分不客气,有些迂腐呆气,没想到如此不识礼数。

    张瀚不以为意,笑道:“初阳兄还是这般脾气,好了,银币铸出来了?”

    “正是。”

    孙元化神色也有些傲然,不过转头看看身边的大匠们,又对张瀚说道:“李庄的各个工场也帮了不小的忙,大家都出心劳力,非孙某一人之功。”

    从年前选定场址,先搭了工棚就开始试做铸币的机器,铸币的机器原理和辊轧机相同,只是细节上有所不同,用水力带动机器压制,工序在几百年后相当简单,甚至想要在硬币上用什么图案都是很随意的事,而在此时,包括欧洲各国,在铸币上都是要花费不小的心力,在图案,银边,重量上,都是要经过好多工序,进行严格的管理方可。

    工棚内的机器也是分好几钟,孙元化开始向张瀚演示。

    先是将银锭或银块熔压成薄厚固定的银板,然后裁剪成固定宽度的长条,接着再将银边条送入机器磨压,合格之后,再用冲床将银边条冲成一个个圆形的银币,同时压花压边,这时银币几乎就成型了,再下来就是如张瀚所见的那样,一张张桌子摆开,上头摆放满了银币,由工人手磨去掉杂质毛边,最终银币就算制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