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腹黑娘亲带球跑 > 第1084章:摘下她的面纱

第1084章:摘下她的面纱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52bq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剑神走了,不去理会剑宗之事,对剑鬼来说,这位剑宗的前辈,本来就是来无影去无踪,除非有什么事情危及到剑宗的根基,至于死了多少弟子,他根本就不会出面。www.pinwenba.com他也算是一位剑宗的老祖宗了,都活了几百年。

    只是这几百年之间,他也就见过这么一次,还是大家即将要把他当作传说的时候,他出现了。

    “其实你也不必如此介怀,只要靠着你的实力强大剑宗才好,剑神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云井辰安慰剑鬼道。

    他的确是一个铁铮铮的汉子,剑宗的掌门死去,几个师兄也分别死去,但是他却将剑宗的重担扛了下来,并且让剑宗变得如此正气凛然,就犹如他的为人一样。

    都说一个宗派的掌门完全可以看出一个宗派的风气。剑鬼,就是一个如此正气凛然之人。

    不过凌若夕这几日却不在状态,每日起床的时候,她都是眼神迷离,接着便昏睡,小一帮她看了看,只是说她太过于疲惫了,才导致这个结果。

    不过事实却是凌若夕根本没有回来过,她整个人都沉浸在一片梦境之中。

    “你真的是我的外婆吗?那么你为何要来到我的梦境,你不是转世了吗?”凌若夕的问题很多,一个接着一个,她看着梦中的女子。

    “我的确是你的血亲,你应该听剑辰说了,我为何会如此强大,除了连番的奇遇,我更是得到了神明的祝福,所以我强大,拥有媲美神明的力量,但是我快乐吗?我并不快乐。”那个女子眼帘低垂。

    “那个时候,龙华大陆上,已经没有什么能够杀死我的了,我自愿和魔族同归于尽,完全是因为我厌倦了我的生命。我不想要任何人找到我的尸首,因此你也不要,若是剑辰发现我的灵魂还在这世上,最可怕的事情才会发生。”她对凌若夕道。

    “你为何一直在我的梦中?要我面对自己的命运吗?”凌若夕倒是冷冰冰地说,对于这个总是出现在她梦中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她总是有些忌惮。

    “不,小夕儿,你是我最爱之人,我爱你胜过了爱剑辰,我和剑辰的结合也许原本就是一个错误,他是你外公不错,但是我最爱的之人并不是他。”那女子忽然谈起了自己的往事。

    “你最爱的不是他,为何又要和他在一起?”凌若夕眯着眼睛问这个匪夷所思的女子。

    “因为命运。这些我不该说,你往后便会明白了,我现在要告诉你的只有一句话,巫宗之中有一个魔族的存在,你要当心他的力量十分巨大。可能他会在暗中破坏你们。”她道。

    “魔族?是圣巫吗?”凌若夕问。

    那人摇摇头,“他正在干涉我的力量,让我在梦里见不到你。”说罢凌若夕感到眼前越来越模糊。

    最终她醒来,却看见了小一,她只发现她的头很疼,真的很疼。

    “娘子,好些没有,小一说你中毒了。”云井辰一脸担心。

    “我没事,房间里面是什么奇怪的味道?”凌若夕问。

    “这些小一按照药谱上的方式做了改良配置的一种香料,你的房间不知为何被人放上了奇怪的香炉,里面燃烧的东西可以让你陷入睡眠,若是多吸入了几日,便会永远无法起来。”云井辰道。

    “是和剑宗弟子一样?”凌若夕忽然问。

    “不,师姐,你和剑宗弟子的并不一样,这种药材十分难配置,不会要你的命,这是叫做回魂香,应该是有人要你看见些什么,或者梦见什么,传说吸入这种香之人可以和死去的人沟通,这种香几乎已经绝迹了,因为配置实在太复杂。”小一道。

    凌若夕点头,她大概可以猜出来,到底是谁将这香留下的,这么久来她这里的只有一人,那便是剑神,她所谓的外公。

    她一点儿都感觉不到他对他们的关心,反而是有时间才来,似乎总在忙着什么大事,她这位外公还真是的,算计竟然算计到她头上来了。

    “剑神老弟,你果然没说错,她的灵魂果真没有转世,还存在着。”有人站在剑神旁边道。

    “是啊,而凌若夕是和她连接最近的血脉,我想我们的计划只差一点点就可以开始了,巫宗啊,巫宗,你把她的尸首藏的太过于严密了吧!”剑神的眼睛飘忽迷离看着远方。

    “我们几个老家伙当初都说要追随她,结果她却为了大义,选择了和魔族同归于尽,这点我们实在不承认,才活了这么一把老骨头,巫宗对我们隐瞒的太多了。”那人也叹了一口气。

    凌若夕睁开眼睛,这个想若是存在,就说明,剑神已经知道了她的外婆灵魂并未转世投胎。她心里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好像是灾祸快要降临一样,但愿一切只是一个错觉吧。

    云凌再也不是当日的云凌,查起事情也是雷厉风行,一下就将剑宗之人昏迷的事情查清楚了,并且打算晚上来个瓮中作弊。

    将真凶引出,凌若夕看着云凌抓住了真凶,不过真凶似乎想逃跑。暗自叫到不好,云凌太过于低估真凶的实力了。

    不过事实也是如此,凌若夕只好出手,和这个真凶对了一掌。那人却后退了几步,早已被凌若夕震得五脏六腑都是剧痛,被抓的时候,有人摘下了她的面纱,却看见,果然是沈茹梅。

    “我要见圣雪!”沈茹梅至始至终只说了这一件事。

    圣雪终究还是出来见她的母亲:“你为何还要来见我,难道你做的错事还不够多吗?”

    圣雪几乎是哭着说的。

    “是的,我为了当上个药宗的宗主是不择手段,但是你要相信,我是真的爱你。这就是我要对你说的全部,圣雪,无论如何,请你原谅我好吗?我没有想到会让你卷入如此大的危险。”沈茹梅说的诚恳,但是圣雪却不会再原谅她了。

    “好吧,既然你不原谅我也没办法,我想和凌姑娘单独说一些话。”沈茹梅认真地道。

    凌若夕点点头,然后屏退了左右,连云凌也退了出去,她见沈茹梅不说话,随手铺开一道结界,然后道:“你有什么都说吧,他们听不到。”

    “凌若夕,你果然是个聪明人,我是想告诉你一件事,你知道当日我当上宗主的时候,是谁帮助的我吗?是魔族之人,只是当时我许久未出来,还不太熟悉魔族,他们让我当上了药宗的宗主,但是却要我答应他们一个条件。”沈茹梅皱着眉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