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职武神 > 第1205章 新的分析

第1205章 新的分析

作者:没有水怪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52bq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石峰,你要是看出了什么不要藏在心里,有什么问题的话我们知道了也能一起想想办法。”随着雷啸天的开口,众人都先后点了点头。

    “问题倒没有什么。”石峰摇摇头道:“只是这个解释起来有些麻烦。”  “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白知先刚才用的那张应该是怨魂夺心符。这样的符文若想要制作成功,一定要求被制作成符文材料的生物在死前拥有强烈的怨气和怒气,然后用它的皮为符纸,血为符印,骨为

    符边,方能在激发之时迅速地聚集方圆百米内的怨气,形成某种实质化的物体发起攻击。一旦被这怨气所化之物沾上,身上的神魂之力立马就会遭到吞噬侵蚀,九死一生……”  石峰对怨魂夺心符的了解其实也是源于雷元大帝的笔记书籍,虽然他并未亲眼见过,但因为这符文的特殊性,当石峰看到白知先掏出符文的那一刻他心里就隐隐有了预感,再看到那鬼气森森的骨矛后

    就更加让石峰确定了石峰心中的想法。而石峰之所以纠结一开始不想直说,就是因为这种符文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一个禁忌的词汇——邪修。

    “什么!石峰你的意思是白知先是邪修?!!”

    不出石峰的意料,当裘浪听完石峰的描述后立马跳着脚就要大喊起来,还好石峰眼疾手快赶紧将其按住然后捂住了他的嘴。

    事实上,东海上邪修肆虐的程度远比陆地上来的还要更加严重,只不过数百年前经过一次东海各大岛屿的联手镇压这数百年间才好了些,所以裘浪一听到与邪修有关的消息后就忍不住地跳了起来。

    “我就知道你们可能会这么想。但是我必须要很负责地跟你们说明一个事实,那就是阵法师和符师是不分正邪的,我们不能只因为这一个与邪修有关的符文就认定白知先是邪修。”

    “石峰,你都说这符文与邪修有关了,怎么就不能认定了?就算他不是但起码也认识邪修,仅凭这一点我们针对擎天宗的计划不就更多了一个大筹码吗?!”

    石峰长叹一声,道:“殷天,我知道你也懂我的意思,接下来就由你向大家往下解释吧,免得都是我一个人说。”  殷天点点头,道:“裘大哥你别这么急,石峰大哥说的确实没错。从古至今,阵法师和符师就是没有正修与邪修之分的。因为真正的阵法师和符师心中只有对阵法和符文的追求,因此不管是哪个方向,

    只要对研究有帮助他们都会愿意去了解,那些与邪修的风格相似的阵法和符文,有很多其实都是古时候大名鼎鼎的正派阵法师和符师研究出来的。”

    裘浪听了这话仍是紧皱着眉头,显然不能理解这其中的原因。  “有一句话叫做见招拆招,邪修的出现总是少数,但一旦出现总能造成极大的破坏,经常防着又费时费力。所以当时就有人想出了用这个办法,提前用阵法和符文模拟出邪修属性的攻击,这样就可以让武者们提前得到锻炼,找到最好的进攻和破解方式。而有了这个之后,确实邪修的发展也得到了更进一步的遏制,所以关于这些阵法和符文才一直有零零散散地流传了下来,到现在也仍会有阵法师和符师

    去学,人们也遵循了古时的共识默认了阵法师和符师的中立身份。”

    见众人纷纷露出了然的神色,身份这才拍了拍裘浪的肩膀,道:“裘浪我知道你担心着急的是什么,如果一旦发现邪修我们肯定也不会放过,但是刚才这个并不是怀疑白知先的理由。”

    “石峰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但我就是看白知先那个家伙有些不顺眼,就算现在不能下断言,那我也得好好盯着继续看着他。”裘浪点了点头,瓮声瓮气地说道。  石峰知道再往下劝裘浪也没有什么意义,便转头看向其他人道:“怨魂夺心符的问题暂且不说,其实刚才白知先的出手中有另外一个问题反而让我更好奇,那就是他身为一个阵法师,竟然会愿意用符文

    来取胜,这就有趣了。”  这个问题石峰不说还没什么人发觉,现在听了之后一个个也跟着露出了诧异的面容。阵法师和符师之间天生的矛盾石峰之前就已经简单说过,那几乎可以用水火不容来形容,且不说阵法师能从符师手

    中得到符文的几率有多低,出于阵法师对身份的自傲,除了少许的防身符文啊,阵法师根本不可能选择用符文这种东西来对敌,更别说用来克敌制胜了。  在众人都陷入沉思时,身份兀自说起了自己的想法:“从白知先和先前白日心的徒弟身上可以断定,擎天宗一定是有着一名符师和一名阵法师存在。而且,这两人与白知先的关系一定都很好。其次,可

    以看出来白知先这个人的性格显然是可以为了胜利为了脸面,不顾身份、不计原则。”

    “石峰,你的意思是……”听了石峰的话,庄灵韵最先停下了自己的想法回应道。

    “我在想,白知先选在这时候上场,可能也有他自身意愿的成分在里面,而之前我们都忽略了这一点。为了保证自己儿子的绝对胜利,我想白日心应该在白知先的身上下了血本。”

    这下,其他人也都“醒了”过来,桑白眉道:“宗主,所以按你的想法,这张符文可能不过只是白知先身上的一道小菜而已?”

    石峰点了点头,“这是肯定的,白知先的身上肯定还藏了更多的东西。看来,我们计划的日子挑的还真是不错,不用在今天上台去跟他死磕,否则不管是谁对上了他结果恐怕都不好说。”  见裘浪脸上明显的挂上了“不服气”三个字,石峰笑道:“裘浪你还别不信,这东西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你觉得莫长海真的没本事接下怨灵夺心符吗?这种事怕的就是掉以轻心和事发突然。以白知先现在这浑身的装备,谁小看他都讨不了好,我们还是在他身上慢慢看看擎天宗究竟都有什么家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