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宅男之武道苍穹 > 第497章 结盟!

第497章 结盟!

作者:勇敢的棠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52bq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在双方的注视下,锦绣公主侃侃而谈!

    她抬起头,看着虎视眈眈的群雄,嫣然一笑!朗声道:“各位,神兵盟盟主没什么权势,也不会影响各位在各大帮派势力的尊荣,只是为了寻宝的方便。我阿锦不才,愿意承担,因为神兵令之事到底是由我而起。为了表明心迹,我阿锦特意绘制了十八份藏宝图,这藏宝图乃是昔年祖上亲笔所绘,铸于神兵令上,各位可以以之参详,绝无半分差错。一个月之后,我在苏州虎丘大宴天下英雄,共谋战神天兵一事,如有意者,尽可参与,各派首脑都可获赠藏宝图。”

    锦绣公主这番话说出来,可以说是表现出了极大的诚意,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无话可说!

    铁血军神等人尽皆动容,议论纷纷,颇为不知所措。

    赵天凯沉默片刻,第一个开口道:“姑娘,既然贵山庄常年保有藏宝图,不知你可曾探寻过战神天兵的去向。”

    锦绣公主微微苦笑,道:“我辈祖上代代都有高手想要寻访战神天兵,但是所有人都一去不回。这一次我决定将宝藏图公诸于世,也是希望大家能同心协力,既能找到战神天兵的真主,我也能寻回列位先人的遗骨。当然,此行的确有些凶险,各位如果有所犹豫,可以不去,我阿锦绝不会看不起大家。”

    这一句不会看不起大家一出口,众人就算是想不去的也改了主意。更何况如今聚集在梅花镇的众人个个都对战神天兵有所图谋,如何能够放弃眼前大好机会。再加上这巧妙的激将法,这些武林人物个个热血沸腾,当场就要盟誓。

    赵敏心中大叫不好,如此一来,这一众武林人物便将性命悬在了这个不知来历的神秘女子手中了。那可是大大的不幸!

    吴若棠看到锦绣公主的时候,整个人都惊讶了~~~

    “玉清~~~~!”吴若棠傻傻道。

    锦绣公主扭头发现吴若棠时,也是相当惊讶!

    在她心里,吴小棠知道自己太多的秘密。自己也在吴小棠面前隐藏了很多东西!

    “吴兄,你好~~~!”梅玉清,也就是锦绣公主扭头看了眼吴若棠,轻笑道。

    梅玉清记忆中的吴若棠宛如一把新出鞘的利剑。浑身上下都充满了锐气。此时的吴若棠,浑身洋溢的锐气已经升华,宛如一把痛饮了世间恶魔鲜血的神兵利器,散发着迫人的煞气,那股破竹般的气势令锦绣公主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

    锦绣公主看了看身侧的铁血军神。他的眼睛正紧紧地盯着吴若棠腰畔的龙雀刀刀,目光散发出热切的渴望,那是渴望一战的目光。

    而一旁的神枪无敌,他的左手已经不由自主地握住了本来只用右手搭在肩上的点钢枪。最新章节全文阅读他的眼睛微眯了起来,正在谨慎而凶悍地打量着吴若棠,仿佛一头嗜血的猛兽,在小心地观察着一个更加凶猛的对手。

    铁血军神与神枪无敌都开始失去高手的矜持了!

    吴若棠啊,吴若棠!你究竟是什么人?!锦绣公主仔细地打量着满脸喜色的吴若棠,一时之间,竟然忘了回话。

    一旁并不认识吴若棠的一众高手开始不耐烦了起来。群雄眼中都露出了轻蔑而嘲笑的神情。仿佛在瞧一出好戏上场。

    潇湘子颇为不屑不爽的冷然道:“敢问兄台是哪一位?师出何门?”

    赵敏连忙赶到吴若棠身边,一拉他的衣袖,大声道:“各位,这就是我的好友吴小棠,绝情堂主西门刺便是中了他一刀引致内伤发作,一命归阴的。”说完,自豪地看了吴若棠一眼。

    而吴若棠只是茫然地转过头,对赵敏点了点头,然后又目不转睛地瞪视着锦绣公主。

    “他就是吴小棠?!”

    这些各大势力帮派的高手名家们大吃一惊,上上下下地打量着一身灰衣的吴若棠。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个少年看年纪只有二十出头的样子,灰衣灰裤,连正式的武士服都没有,只是在脚上打了绑腿、将袖子挽在肘上。一件普普通通的庄稼汉的行头便权充了武士服。

    他的脸上有几道烟黑,手上还沾着肉末,身上散发的是一阵阵厨房里的味道。

    再看他的面容,普普通通的样子,没有人们揣测中的环眼浓眉豹子头,也不是那些喜欢幻想的闺中少女们想像的那种英俊潇洒、俊朗非凡的江湖侠少的风范。

    无数人的眼睛更是瞪得圆圆的。仔仔细细地打量着吴若棠,试图找出一点那瘦小汉子所形容的铜筋铁骨、拳大如斗的风神。没有,他身上没有任何的与众不同。

    难道天下闻名的吴小棠,就是这副庄稼汉的模样?众人心中的一个偶像轰然碎裂了。只有那些前辈高手们,注意到了吴若棠身上豪勇非凡的气势。

    赵敏连忙赶到吴若棠身边,一拉他的衣袖,大声道:“各位,这就是我的好友吴小棠,绝情堂主西门刺便是中了他一刀引致内伤发作,一命归阴的。”说完,自豪地看了吴若棠一眼。

    而吴若棠只是茫然地转过头,对赵敏点了点头,然后又目不转睛地瞪视着锦绣公主。

    “他就是吴小棠?!”

    这些各大势力帮派的高手名家们大吃一惊,上上下下地打量着一身灰衣的吴若棠,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个少年看年纪只有二十出头的样子,灰衣灰裤,连正式的武士服都没有,只是在脚上打了绑腿、将袖子挽在肘上,一件普普通通的庄稼汉的行头便权充了武士服。

    他的脸上有几道烟黑,手上还沾着肉末,身上散发的是一阵阵厨房里的味道。

    再看他的面容,普普通通的样子,没有人们揣测中的环眼浓眉豹子头,也不是那些喜欢幻想的闺中少女们想像的那种英俊潇洒、俊朗非凡的江湖侠少的风范。

    无数人的眼睛更是瞪得圆圆的,仔仔细细地打量着吴若棠,试图找出一点那瘦小汉子所形容的铜筋铁骨、拳大如斗的风神。没有,他身上没有任何的与众不同。

    难道天下闻名的吴小棠,就是这副庄稼汉的模样?众人心中的一个偶像轰然碎裂了。只有那些前辈高手们。注意到了吴若棠身上豪勇非凡的气势。

    锦绣公主只是微微笑道:“公子经过华山一役,将来在江湖上一定声威大振。刚才我们还在讨论神兵盟的盟主人选,虽然大家都同意我当盟主,可是我初入江湖。经验尚不足,我建议彭兄来担任副盟主,一起来共谋大事,这样稳妥的多了。”

    这个提议一出口,立刻让众人议论纷纷。其他六大世家虽然对吴若棠有些看法。但是多一个人来制肘巴蜀宋家,也是个好事,便纷纷表示赞同。

    宋万豪则坚决反对,认为副盟主的增设实在可有可无。而跋山河和可战的眼中却露出喜色。

    “神兵盟?”吴若棠疑惑地问道:“那是什么?”

    “公子不会没听说过战神天兵吧?”锦绣公主惊讶地问道。

    “听说过,不过和神兵盟有什么关系?”吴若棠不解地问。

    “我们组织神兵盟,就是要集合江湖豪杰的力量,群策群力,起出战神天兵,以决定其归主。”锦绣公主出奇耐心地解释。

    “阿锦姑娘,恕我直言。战神天兵乃不祥之物,我辈避之唯恐不及,怎的还要去找?”吴若棠大惊问道。

    此话一出,众人都是一愣,他们万没料到这个傻不楞登的乡下少年竟然能说出这番话来。方梦菁的眼睛猛的一亮,心中一喜,因为吴若棠正说出了自己想说而没有说出来的话。

    宋万豪有些恼怒,道:“彭少侠此言差矣。神兵天物,悖德者得之固然不祥于天下,然而有德者得之则福泽万里。此事因人而异,岂可一概而论。况且阿锦姑娘对此物并无染指之心,只是要寻回列位先人遗骨,此等孝心实在令人景仰。”

    吴若棠看了他一眼。道:“听说战神天兵必以鲜血浇灌,否则必将反噬其主,阁下之所谓福泽万里,实在狗屁不通。”

    这一句狗屁不通竟然将宋万豪说得一愣。巴蜀宋家实力庞大,就连天山、少林、越女宫都要给他们三分面子,江湖中人即使对其有所不满。也只敢背地里发几句牢骚,或者诚惶诚恐地旁敲侧击一番,像吴若棠这般肆无忌惮地大肆反驳,实在少之又少。

    其他的六大世家弟子无不暗暗称快,连方梦菁都暗地里叫好,因为她碍于宋家二老的面子和自己超然的江湖地位,委实不愿意当面揭开宋万豪意图称霸江湖的野心,以免招来无尽的烦恼。

    吴若棠却没有任何顾虑,直言其非,这一番磊落肝胆,令人无不暗起敬意。

    红思雪热切地看着他的侧影,心中一阵自豪。郑绝尘黯然神伤地看着红思雪痴情的样子,心中虽然一万个不忿,但是也暗暗钦佩吴若棠敢言的风范。

    宋万豪的手已经握住了剑柄,剑在鞘中开始发出喑哑的鸣响。但是,他看了看周围的六大世家首脑都露出了一丝幸灾乐祸的神情,再想起吴若棠一身被江湖中传颂的玄之又玄的功夫,只好暂时忍耐。

    他愤然道:“你若是没胆子承担这副盟主之位,也不必砌词推却,我宋某不才,愿意担当。”说完他向锦绣公主一抱拳,道:“宋某在此对天发誓,一定会为姑娘找回列位先人的遗骨,妥为安葬。”

    锦绣公主连忙万福回礼,柔声道:“宋公子当仁不让,急公好义,令小女子十分感动。宋公子这番盛情,自当日后图报。”

    宋万豪的脸上露出一丝得色,看也不看吴若棠一眼,转身带领着宋家人马绝尘而去。见到此事尘埃落定,几大世家和几个剑派的人物也都翻身上马,告辞而去。

    吴若棠这才和巴山、大雪山和崆峒的剑客们寒暄了几句。但是这些人个个心事重重,没有心思多讲,几句话后就都告辞而去,只剩下锦绣公主一行人和吴若棠等人对面而立。

    “彭兄,如果你改变主意,仍然可以到虎丘找我们。”锦绣公主柔声道。

    “姑娘,战神天兵噬主不祥,何必自陷险地?”吴若棠急道。

    “彭兄出言反覆无常,真令人大惑不解。当初你迫不及待下聘于我,我还以为你对我深情一片。如今却对一个战神天兵畏缩不前,枉我还当你是个难得的痴情汉子。”锦绣公主漫不在意地转过身,便要举步离去。

    “且慢,既然你这么说,我便陪你……”吴若棠被这番话说得满脸通红,就要出口答应。

    红思雪连忙一拉他的手臂,明澈的双眸急切地注视着他。

    吴若棠茫然回头看了她一眼,叹了口气,道:“姑娘孝心虽佳,但是为了寻自己的先人遗骨,却驱万千豪杰于险地,此乃不义之举,我吴若棠不愿盲从。”

    锦绣公主心中一颤,一双秋水般的明眸定定地注视了他很久,才轻轻叹了口气,转过身,率领着跋、可二人,缓缓离去。

    直到锦绣公主一行人等消失在地平线上,方梦菁和红思雪才不约而同地舒了口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