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盗宋 > 第四十四章 中原大定

第四十四章 中原大定

作者:寒风拂剑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52bq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高怀远坐在帅案后面听完了黄严所述之后,半晌都沉默无语,他现在总算是知道了临安城中发生的事情了。

    “老大你也莫要难过了!为了这厮犯不着!天下有德者居之,他赵于莒存心不良,惹得天怒人怨,自寻死路也怨不得谁!时下你还是考虑考虑接下来诸军该如何行事吧!

    仗打到如此程度,鞑子已经彻底崩溃了!我军接下来该如何行事呢?”黄严在说这些事情的时候,屏退了左右,堂中只剩下了高怀远和孟珙两人,反正也没外人,于是他出言对高怀远劝道。

    高怀远忍着腿上的伤痛,强自站了起来,缓缓的走出帅案,背着手望着临安城的方向叹息了一声道:“他确实该死!他不单单有负于我,也有负与天下人!我不会再为他心痛了!这样对他来说,也算是罪有应得!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我无心杀他,但是他到底还是因我而死,想当年你我在绍兴相识,而现如今却闹到了如此地步!这难道就是命运吗?”

    包的跟粽子一般的孟珙这个时候也终于开口说话了:“三弟,这件事就不必多想了!有道是人各有志,你一心为国,而他却一心为权,事情闹至此地步,也怪不得任何人!现如今既然后方局势已稳,那么我们就该考虑接下来如何对付金国和蒙古鞑子了!还望你以大局为重的好!”

    听孟珙这么一说,高怀远也就放下了这件事,不管怎么说,他对赵于莒都算是仁至义尽了,而这件事的处理,他也不能怪罪贾奇什么,如果还放着赵昀在宫中当那个皇上的话,保不准这厮又会闹出什么麻烦呢!只是他多少还是为赵昀有些遗憾罢了!毕竟全氏待他也不错,可是他的人却把赵于莒害死,怎么说都有点过不去,真不知道以后该如何面对新皇赵于芮和全氏了!

    高怀远摇摇头把这个烦恼抛至脑后,定下心思之后这才对黄严问道:“这次你过来,可见到了孝天了吗?还有其它诸路兵马的情况如何了,还有这段时间汴梁那边的局势如何了,你详细给我讲来!”

    黄严于是站起来抚着高怀远坐下之后,对他答道:“李孝天的建康军在钧州打得也很苦,虽然后来窝阔台放弃了钧州,集中所有兵力攻打许州,但是建康军前段时间损失也很大,既便如此李孝天带着为数不多的兵马出钧州连续猛击蒙古军侧翼,希望突破重围和你们汇合,可惜的是他兵力有限,蒙古军数量众多,连番激战之后,未能突破蒙古军的包围,孝天也受了重伤,余部只得暂时后撤。

    前日我率军到了钧州之后,才解了钧州之围,汇合了建康军余部,攻杀了过来,这才侥幸赶至了这里!李将军现在还在钧州修养,短时间之内恐怕是不能再上阵了!

    至于周俊所部,他们前段时间被金军所牵制,无法集中兵力,前来解围,现如今他们已经打散了威逼归德府的金军,已经朝着许州赶来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一两天之内便能抵达这里。

    至于我那边的情况,河南府以西金人控制的区域已经彻底被我荡平,河南府的金军在我军击败了鞑子围城大军之后,也开城献降了,现如今中原之地,只剩下了汴梁城还在金人手中。

    本来金人这一次想要作壁上观,看着我们和鞑子军拼一个鱼死网破,然后坐享其成的,这本来是个麻烦,但是让他们万没有想到的是,汴梁七月的时候突然大疫,城中得疫病者死了很多人,天天各门都要运出无数的棺椁,这还不包括没钱下葬的穷人,金国已经彻底完了!

    虽然他们在汴梁城周边集结了十万大军,但是大疫开始之后,许多金军都丢下了器甲,逃离了汴梁,现在他们再无实力于我军相抗了!

    赵府堂那边据说已经兵至汴梁城外,只因汴梁城中大疫,故此才没有攻入城中,以免我军也染上疫病,只待大疫过后,便可轻取汴梁城了。

    最好的消息还是华副帅和付大全那边,付大全率军在巨鹿大败孛鲁所部,然后逐孛鲁至邢州城中,进而前些日子终于攻克了邢州,斩孛鲁于邢州城中,河北腹地就此被付大全军所占。

    而华副帅则和二哥(岳琨)还有若虎率军连克河东(山西)数十州县,已经攻取了太原府,华副帅亲自率军进入到了河北路,和付大全部已经汇合,正在朝黄河一线进发。

    窝阔台的蒙古军这一次算是彻底麻烦了!现在他们已经率军赶往了郑州方向,我估计窝阔台要渡河北返,逃回北方去了!

    还有一件事老大你们想不到,当初赵昀在京中闹事之后,下旨要夺去赵范兄弟和陈靴等人的官职,结果他们集体抗旨,基本上没有乱,真是痛快呀!据说气的赵昀暴跳如雷,也拿他们没办法!嘿嘿!

    老大你说接下里咱们该怎么办?”

    高怀远楞了一下,他没想到赵范赵葵兄弟居然还敢抗旨不尊,如果连他们兄弟二人都这样做的话,可见现在朝廷的皇上对地方的控制力已经将至了什么样的程度了!这让高怀远颇有点意外。

    但是眼下他暂时还没功夫来关心这些事情,现在窝阔台的蒙古军还没有解决,打蛇不死必遭其噬,金国是不用管了,接下来必须要把窝阔台这支蒙古军给堵上,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们全身而退了,否则的话,一旦让他把这些精锐带回北方的话,说不定还会重振旗鼓,再来和他们争夺天下呢!

    于是高怀远当即说道:“看来虽然赵昀给我们惹来了不少的麻烦,耽搁了一些时间,但是诸军还是完成了既定的目标,接下来做什么这还用问吗?当然是要堵住窝阔台率军北返了!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安然退回北方休养,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一旦让他们恢复元气的话,将会对我们大为不利!

    孟兄!这里的事情就交给你吧!你现在有伤在身,而经此一战之后,鄂州军急需休整,你们暂且在此休整好了!

    黄严,你立即留下少数辅军,在此帮孟兄驻守此地,清理战场,明日一早,我们便立即出兵,直逼郑州!再传令周俊、罗卓所部,接到我的将令之后,便立即赶往郑州方向于我军汇合,我们绝不能让窝阔台这么轻易的渡河北返!必须要追上去黏住他们,拖延一下时间!

    再传令给华岳、岳琨、付大全,让他们给我在黄河以北堵住蒙古大军的去路,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们轻易逃回北方!然后全力北上,光复燕云等地!

    还有!不能给蒙古人一点机会,传令庆元府水师立即北上,和京东水师汇合,两个月之内务必要在辽东登陆,侧击辽东之地,牵制蒙古军的兵力!告诉王泉,我准其在辽东便宜行事,只要他想尽办法,牵制蒙古军,使辽东蒙古人无法支援燕云等地就行!”

    高怀远一经了解了全局之后,脑子的思路便清楚了起来,很快便作出了决定,对黄严和孟珙说道。

    “三弟你这么快就要亲自带军出征吗?你身上可是也伤了数处呀!这些事就让四弟他们去做吧!你也需要修养一下才行呀!”孟珙立即对高怀远劝道。

    “呵呵!这点伤对我来说还算不得什么,此乃将决定我们民族以后数百年乃至千年命运之战,我岂能在这里修养呀!更何况许州城难道我们还没有呆够吗?闷都快闷出鸟了!我也该出去散散心了!窝阔台给我们的,我这次要尽数还给他!这里就有劳大哥您了!拜托!”高怀远心情大好之后,居然少有的和孟珙开起了玩笑。

    窝阔台率军走在前往郑州的道路上,心中仿佛在淌血一般,这一战他最终还是功亏一篑,未能攻克许州城,更未能取下那个宋军主帅高怀远的性命,而他却几乎耗光了大半个蒙古的兵马。

    这一次许州之战,窝阔台一共从北方调集了十二万多的兵马,几乎可以说是令蒙古军精锐尽出,而打到这个时候,跟着他北返郑州的却只剩下了不足四万人,而且其中他们蒙古族精锐和色目人也只剩下了不足两万余人,其余的只是他收拢起来的一些新附军和汉军的溃军。

    在许州消耗了这么长时间之后,他这十几万蒙古大军,消耗的十分厉害,许多新附军成建制的被许州的宋军消耗掉,而且他们由于后勤不济,使得军中粮草匮缺,更是使得许多新附军怨声载道,后来已经不愿再为他们蒙古军卖命了。

    宋军援军一到,许多新附军就地溃散,并且还有许多新附军干脆就地请降,投降了宋军,以至于兵败如山倒,短短一两天时间,数万大军便一哄而散,只剩下了他这些兵马。

    由于宋军援军从东西两面同时朝着许州攻进,而蒙古大军又在许州城外久攻不克,加上缺乏粮草,使得蒙古军士气大跌,再也无力和攻至许州的宋军对决了,所以在最后关头,窝阔台还是忍痛下令撤兵,甚至为了尽快脱离许州战场,他们丢弃掉了大批的营帐辎重,急急忙忙的收拢兵马,朝着郑州方向撤退。

    他现在已经彻底失去了和宋人逐鹿中原的心思了,甚至连已经被他们控制的北方诸地也没信心能守住了,他只想着尽快率领这些他手头最后的力量返回北方了!

    更让他忧心忡忡的是经此一败之后,他在蒙古国的地位恐怕也会岌岌可危了,自从成吉思汗死后,蒙古国便已经不是铁板一块了,其中贵族许多人并不愿意让窝阔台继任大汗一职,看好拖雷继承大汗,后来窝阔台虽然想尽办法,争取到了拖雷的支持,才当上了这个大汗,但是他的汗位却并不牢靠。

    为了稳住他的汗位,他下毒毒死了拖雷,但是这件事也并非就做得滴水不漏,早就有人开始怀疑拖雷之死乃是他暗中做的手脚,之所以没有乱起来,那还是因为他毒死了拖雷之后,拖雷一系的部下尽归于他所掌握,其它诸王也无力和他争权。

    但是经此一败之后,蒙古国的那些人便不会这么安分了,因为他眼下实力已经大减,保不准会有人暗中煽动推翻他的汗位,把他置于死地也说不定呢!

    (新书《葬明》希望诸位继续支持,收藏、红票、点击统统都要!明天周一,诸位的红票俺预订了!跪求诸位不吝给我帮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