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双宝鉴 > 第三百八十一章 树

第三百八十一章 树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52bq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那个开车后来的人,是其中一个男子的兄弟,平白拿了七百块钱的份,也没觉得少,平时跑一趟车,也就几十块钱的车费,而这次能一下子赚到七百块,那简直就跟捡似的,哪会有这么好的事?

    把车开到张灿所说的地址后,三个人一下车,再到后面把那东西抬了下车,然后再吭哧吭哧的往酒店里抬。

    张灿是客人,客人有什么东西,酒店的人当然不会过问,只要这东西不是危险物品就好,而现在这件东西,又没有什么外包装,所有人都看得清楚,就是一根跟木头差不多的东西,只不过这三个抬的人显得有些夸张而已,这么一段黑木头,用得着三个人抬吗?而且还装扮得咬牙切齿的吃力相,太搞笑,不过可能是他们想在这个客人手中赚多一点苦力费吧!

    他们却是没想到,这个看似不起眼的东西是真的有那么沉,再说了,张灿已经跟他们谈好了费用,他们是用不着再扮苦相要更多的钱。

    好在进了大厅里后,上楼有电梯,不用他们抗。

    张灿住的房间是十六楼,到了十六楼后,三个人再从电梯里抬出来,张灿在前边领路,到了自己的房间门边,然后轻轻敲了敲门,听到苏雪的声音问道:“谁呀?”

    “苏雪,是我!”张灿应了一声,然后就等着,因为里面苏雪在睡觉,不是空房间,有苏雪在里面,就不方便直接让这几个人进去了。

    几秒钟过后,苏雪把房间门一开,探了头出来一看,见到张灿和另三个男子后,不禁有些奇怪,但有张灿在,她马上就把门完全打开了。

    三个男的一见苏雪,顿时呆了呆,仿佛眼前都亮了起来!

    “劳驾你们再帮我抬进房间里来吧!”

    张灿随后说了一声,那三个男子才如梦初醒,赶紧把东西抬了起来,抬到房间里面放下来。

    张灿当即从苏雪的包里取了钱包出来,数了四千块钱给他们,然后谢道:“多谢了,你们数一下,看看数目够不够!”

    为首的那个男子赶紧接过了钱,数了数,数目自然是对的,点了点头道:“对的,刚好四千整数!”

    三个人看着张灿摊手示意着,也知道他们的任务完成了,又瞄了瞄苏雪,这个女人实在漂亮得出奇,忍不住再多看了一眼,这才前前后后的出了酒店房间。

    等到他们三个人出去后,张灿才上前把门关了再反锁上,回身过来再蹲下身子检查了一下那段奇怪的东西,又对苏雪说道:“这是我在海边捡到的一截东西,很奇怪,不知道是什么做成的,我觉得可能有些作用吧,所以弄了回来,准备把它运回京城去,要是没有什么用,也不打紧,不过也就是多花几千块钱而已。”

    苏雪一直在睡觉,听到敲门声才醒过来,也走近了蹲下身子看着那东西,然后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说着用手抓着试了试重量,因为她见到是三个男人抬进来的,估计有些重量,如果不重的话,张灿肯定不会请了这么几个人来送回来,双手一试,那段东西纹丝不动,不禁诧道:“真沉啊,这是什么东西?”

    张灿苦笑道:“我真不知道是什么,早上你困了睡着了,我睡不着,我就跑到海边去游水,你知道的,我在海水里就跟休息一样,却没想到,我在一百多米深的海底下找到了这么个东西,因为觉得古怪,所以就弄了回来,不过我扛不动,这才请了几个人搬回来!”

    苏雪笑道:“就搬这么个东西,你就给了四千块,他们肯定觉得占了大便宜了吧!”

    “有可能!”

    张灿一边回答着,一边又伸手抓住了那东西,然后运起避水珠的能量探测着,没有什么感觉,然后又运起灵气来探测透视,透视的结果果然如张灿所想,透视不到!

    张灿想了想,在水果盘里取了水果刀出来,然后用力在那东西表面上削动,用刀刃口,与之前用石头肯定就不一样了,不过这刀在那段东西上面依然划削不动,只是虽然划不动,但却在那东西的表面弄出了一些划痕,这让张灿心喜了一下,这东西果然不是金属的,只是质地太坚硬而已,回去后找解石厂之类的切刀,肯定就可以把这东西解剖了。

    只是现在凭他的灵气透视眼分析不了这是什么东西,本来他的灵气透视力,最早得到的能力就是能分析出物体的分子结构和来历年份等等,现在分析不出来,那他也就无能为力了,又想着,难道这东西也是天外之物?

    只是这东西如果不是金属,那就奇怪了,照理说,从天外落下的东西,除了石质的,就只可能是金属的,如果是别的质地,如同地球上的木头一样,只怕根本就没办法穿过大气层吧?

    疑问很多,不过现在却是没办法解答出来,张灿想了想,也就不再试探了,到浴室里洗了洗,然后出来躺到床上,搂了苏雪睡觉,搂着苏雪的身子忍不住嘀咕着:“好舒服!”

    苏雪扭了扭身子,不过并不是要挣脱,只是撒撒娇而已,一边又恼道:“早上你一个人把我扔酒店里,然后出去到海里了?这个结婚日子可真够有意思的!”

    张灿也不禁好笑,点了点苏雪的额头:“这还不都是你闹的?好好的旅行,你偏要搞什么有纪念意义的回忆,这当真好啊,又跟人打架,又关到派出所去,你说有没有意思?”

    苏雪“格格”直笑,说实在的,这些事的确可以说是她一手炮制出来的,也挺有意思,不过不想再闹了,只想跟张灿一起温存,好好的过二人世界就够了!

    熬了一个通宵,两个人几乎又整整睡了一天,直到下午五点钟的时候,这才醒了过来,睡到自然醒就是不同,到浴室中洗脸涮口之后,只觉得神清气爽的,只不过窗外是日落西山了,天都快黑了,他们才起床。

    出去吃了一餐饭后,张灿又到五金店去买了一个小型钢锯,之后才回到了酒店里,在路上,苏雪发现有人跟踪他们,不过几分钟之后,她就确定了,这些人是警方的人,跟踪他们估计是在暗中保护,并不是要跟踪监视。

    再说天都黑了,晚上也没什么好游玩的,索性再好好休息一晚,明天一大早出去观光赏景。

    刚吃饭,回到酒店后,睡得太饱,也不会马上睡觉,苏雪打开电视看新闻,张灿继续研究他的那个奇怪而不知名的东西。

    赵寅之倒是亲自给苏雪打了个电话,苏雪跟他聊着天说着话,张灿也没在意,只是用灵气或者避水珠的能量探测着那段木头般的东西,试探不到后,再用钢锯来锯,那东西果然很是坚硬,钢锯能锯动它,但很费力,比起普通的坚木要费力十倍都可能还不止。

    苏雪终于打完了电话,挂了手机后再瞧着张灿,见他正卖力的锯着那段木头,当即走到边上看了看,然后问道:“这东西可真够古怪的,锯都锯者这么费劲,嗯……张灿,刚刚赵叔叔打电话过来问了我们,说是那事就瞧在他面子上不要再追究了,他自己会出面收拾后局……”

    张灿随口应了声,赵寅之肯定是想借着这次机会打开局面,在拉拢一部份人之后,当然也得收收手,打人一巴掌,再扔个甜枣,这本就是最常用的手段。

    张灿的注意力就只在他那段奇怪的东西上,自己分析不出来,而几个老专家也不在这里,要想问一下都问不到人。

    锯的地方是在那段东西的一头五分处,差不多锯了半个小时,张灿才锯到一小半的地方,手有些酸软,停了停,再用力锯起来,“啪”的一声,没想到却是把锯皮都弄断了,好在他买锯的时候,又买了十几条锯皮,随后换了一条新的再锯。

    几乎花了两个小时,张灿才算锯断了,地上落了一堆黑色的粉末,是锯这东西时落下的,张灿再把那断掉的一头捡了起来细看。

    就那只有四五公分长的那么一点,张灿拿在手中审试着,这一点至少就有二十斤的重量,也许还要重一些,不过这个重量他还是能承受得了,拿在手中就对着灯光仔细观察着锯过的断层面。

    那断层面黑呼呼的,粘了许多粉末,张灿赶紧再拿到浴室中清洗了断层面,将那些粉末清洗掉之后,再拿出来,对着灯光仔细检查。

    这个断层面上,竟然出现了一圈一圈的不规则的圆圈图形,给张灿的感觉,就像是树木一样的年轮,黑黑的颜色只是外表那一圈,而那圆圈形越到里面,颜色也就变淡了些,没有外边那么黑,到中心点的地方,甚至有些淡红的颜色。

    “这……像树……”苏雪也在一边瞧着,看到这个样子,忍不住就说了出来。

    的确是像树,而且是很像,张灿自己也是这么觉得,这个东西,除了外表奇怪,还有就是重量,最奇怪的就是重量太不寻常,硬度硬倒还好说,如果纯粹是手腕这么粗的钢铁,那张灿就是再锯几个小时,把那十几块锯皮全部用完,只怕也不能锯断它。

    而这里面的颜色,就真的像树了,只是张灿搜破脑子里的记忆,也查不到这与他所知的任何一种树木相吻合,在他的灵气透视力之下,几乎就没有他不认识的树木,所以在检查着这些像年轮的表层面后,张灿就沉吟起来,如果说这东西真是一种树木的话,那它到底是一种什么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