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骨祖 > 第60章 王怀礼之死

第60章 王怀礼之死

作者:瓢城皇裔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52bq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山十三深深了吸了一口气,居然将眼睛闭上了,不再去看眼前的无数剑光,放开灵识,将精力放在了施展飞剑的王怀礼身上。

    万物有源,这剑光再厉害,终究是由王怀礼的真气支撑着,所以击杀、打断、阻扰王怀礼剑术的发挥,就可以破解这一招必杀技。

    大凡威力巨大的功法或招式,要么凝聚施展的时间较长,要么透支真气甚至生命力来完成,王怀礼早就头顶冒着水汽,无疑不是随便就可以发动的招式,显然是竭尽全力所为。

    山十三眼睛一闭一睁,双目中精光一闪,灌注全部骨气的双拳,朝着地面就是猛的一击,这一击顿时将地面打出两个深深的洞穴,地面犹如蜘蛛网一般的朝着前方延伸。

    叶立阳双手一拍,高声叫道:“好,小娃子,叶某这一招地里乾坤你什么时候学会的?”

    踏踏——

    王怀礼全力施为之下,对于从地面传来的拳劲,已经是无能为力,紧靠自身的肉体硬抗,这一撞击之下,脚步连连后退,沉重的脚步在地面踏出一道深沟。

    哇——

    心脉犹如受到重锤击打,施展的百剑丝力有不逮,眼见着就要落在山十三的身上,却是光华闪耀一下,兀自从空中消失了。

    这一消失不打紧,重要的是这招剑诀被生生打断之后,已经造成了反噬,经脉内部气息紊乱四处乱窜,再也压制不住喉咙边的一口鲜血。

    看着大口吐着鲜血,神情萎靡的王怀礼,山十三没有进一步攻击,反而是快速的朝着后面退去。

    刚一离开,原本站立的地方,突然往地下一陷,形成一个桌面大小的坑洞,而山十三则是心有余悸的拍着胸口。

    好险!

    原来山十三在双拳击出后,根本就没有发现王怀礼有丝毫的慌乱,反而是神情一松,胸有成竹一般。

    对于身处于绝境的人来说,能够想到破解的办法已经不容易,再去观察对手神情的变化,这样的心境非一般人可以拥有。

    山十三天赋有限,但作为斥候出身的他来说,事情没有尘埃落定,就没有结果,没有结果就不能放过任何的蛛丝马迹,这一次细致的观察和果断,又挽救了自己。

    王怀礼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山十三,心里实在想不明白这个仅仅是练气期的小子,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从自己的绝杀中逃脱,今日不除,必然养成大患。

    噗嗤——

    王怀礼张口就是一口鲜血,只是这鲜血却是喷溅在了御使的飞剑之上,陡见剑身一抹红光泛起,化作了一粒粒肉眼可见的血珠子,错落有致的排列在剑身之上,犹若满天的星辰,发出耀眼的光芒。

    山十三心念一动,人已经飘出了数十丈,却依然躲不过这血剑的气息锁定,不管是前行还是后移。

    剑身上面的血珠子似乎一粒粒被点亮了一般,光影中传来一阵低沉的嚎哭,惹得山十三的身形有些打飘。

    这是煞气!

    山十三立时明了,这血珠子的功能和从骨骸中抽取的骨煞一样,拥有不少的煞气,对于扰乱敌人的心神有着莫大的作用。

    只是山十三提取的骨煞是妖兽本身携带,而王怀礼的血珠子明显的是自己后天炼制的,这种以活人鲜血祭炼的魔道功法,素来为修真界所不齿,列为禁忌法术,见者必杀之。

    山十三似乎不堪忍受这血珠子的哀嚎,身形渐渐的慢下来,一个踉跄闪避慢了一步,就被紧随其后的血剑给刺中了。

    “哈哈——啊——”

    王怀礼一见刺中山十三,开怀大笑,却不料笑声中心神一紧,被什么灼伤了一般,再一看,血剑被山十三夹杂胳肢窝里,而剑上的血珠子正不断的化为了一缕青烟,传来一阵腥臭味。

    这种灼伤之感越来越强烈,自己这是怎么了,王怀礼顿时觉得脑袋被什么缠住了一般,下一秒,一个硕大的拳头出现在自己的鼻子上。

    一声凄厉的惨叫响起,王怀礼的面孔已经看不出五官,跌倒的身体一阵的抽搐,早就真气耗尽的他,此刻已然气若游丝,离死不远了。

    山十三不由的一阵庆幸,这还是第一次正面对抗筑基期的修士,要不是王怀礼大意,就是五个山十三也完蛋了。

    先是借助幽风叶甲暗杀,这一击未尽全功,但重创了对方,实力最多发挥六七成,偏偏恼羞成怒的王怀礼祭出大量消耗真气的必杀技,被山十三断然的打断施法过程,造成反噬。

    反噬之下,若是小心一二,以筑基期修士灵气回复的速度,自然可以凭借雄厚的真气生生拖垮山十三。

    可惜急火攻心的王怀礼,立意要诛杀山十三,使出了隐藏的杀手锏——魔道功法。岂料山十三对于煞气了解颇深,更是有着强大的灵魂力量,冰光骨炎对付血煞那可是小菜一碟。

    如此几次的偏差,终将一位筑基期的修士断送在练气期修士的手上,要是从来一回,山十三知道百剑丝就会要了自己的小命。

    啪啪——

    叶立阳鼓着掌走出来,有些好奇的看着山十三说道:“小娃子,你到底是什么境界,老夫自信这双眼睛,还没有老眼昏花。”

    山十三平复了一下气息,刚刚的战斗说是漫长,其实是电光刹那之间的事情,第一次脱离地陷时,肉体已经出现了暗伤,必杀技岂是那么好闪避的。

    后来佯装中剑,身体硬是抗住了血剑的撞击,就是骨体都受到了极大的创伤,此刻能够站立都要付出极大的努力。

    光鲜的表面则是背后无尽的血泪,此时山十三深有体会,轻松一笑的说道:“前辈看到的是什么境界,就是什么境界,至于杀死王怀礼纯粹是他自己舍长取短,属性相克罢了。”

    咯咯——

    仰倒在地的王怀礼,喉咙里面传出一阵咕咕的声音,脚一蹬,一口气没有出的来,气绝毙命。

    “就这么的死了?”

    叶立阳有些唏嘘,原本了结自己的人,就这么稀里糊涂的送了命,自己遇到山十三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对方已经救了自己两次。

    “小娃子,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早些离去为妙!”

    “前辈所言极是。”山十三点头称是,动作却是麻利的在王怀礼身上一阵鼓捣。

    叶立阳一看,眉头深锁,暗道:这个家伙是惯犯,绝对是惯犯!

    ,